盛世原创网首页>>古代言情>>残影断魂劫(书号:2896
分享到:
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推荐投票全文阅读

下卷 浮生叹 第二十二章 冤家路窄(1)

更新时间:2016/8/15 8:52:04 字数:3553
    程嘉璇一惊,连忙调整站姿,装作是刚来到门口。一狠心,勾起手指,对着门板敲出。如此一来势必打断对话,但权衡利害,不得不然,无论如何不可暴露。指骨距门板尚有一寸距离时,斜侧忽然伸过一只手掌拦截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只一个动作,程嘉璇立即猜出,他已看穿了自己企图,此时只消发出半点声音,那可就真的玩完了。惶急中反手一掌劈出,同时脚尖绷起狠踹。不料假想中的面门处击了个空,脚跟也险些顿在地面。她迅速变招,手掌顺势削下,直击敌人腹部。对方抬臂架住,同时五指一翻,扣住她手腕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又急又气,这时才看清那人竟是玄霜,微感错愕,忙转掌收势,双手合十,高举过顶,向他连连鞠躬,做出恳求状,又分出一根手指,冲着房门比划了两下,意在求他不要声张,将对话继续听下去。玄霜双手抱肩,冲着她咧嘴一笑。在程嘉璇心惊胆战的目光注视下,大步走到门前,蹲下了身,也凑上耳朵,程嘉璇料定他必是“一路货色”,这才松一口气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听得沈世韵提议,大惊失色,道:“娘娘,卑职曾发过誓,这一辈子再也不进那个鬼地方了,求您开恩,别勉强卑职。再说索命斩究竟在不在古墓里,也只是个猜测,未必属实……”沈世韵语气坚决的道:“本宫从不做没把握的事,我早就考虑好了,就算找不到索命斩,断魂泪总还存放在冥殿中无疑,咱们这一次去,断无可能是白跑一趟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苦苦哀求道:“七煞至宝给人传得神乎其神,可真实效用究竟如何,谁也不知。卑职一直觉着娘娘慧心巧思,是世间少有的聪明人,可怎么一到这个问题,也如那些庸才般钻进了死胡同?打天下首先得具备相应实力,就算给人得到了宝物,摆在桌上好看,也不见得就能动摇朝廷根基。或者只要咱们牢牢把握住绝音琴,令那些寻宝者始终缺少一件,终究难成大事……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冷笑道:“枉你跟随本宫多年,仍是一点都不懂我的心思,你以为本宫真会听信那些不切实际的神鬼传言?绝音琴我亲自验证过,确是宝物不假,但仅凭七样死物,便想超越三皇五帝,纵横朝野,权倾世间,简直是荒唐愚昧到了极点!”胡为道:“就是啊!那您……怎地还执著于寻宝?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道:“这就是一场攻心战术了。本宫这么跟你解释,天下百姓迷信七煞至宝,以为得宝之人执掌天下是大势所趋,到时七煞在手,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民心所向,天下归属。也能让他们自己认清时局,不敢再动谋反念头。因此本宫要的是普世人心,而非宝物本身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叹了口气,道:“娘娘宏图高远,卑职自忖实所莫及。但请您另寻一人从旁辅佐,卑职已然心绪寡淡,只想从此退隐安居,做个清静散人,请您许我辞官还乡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沈世韵变了语气,浅笑道:“你不答应也没问题。不过么,想退出官场纷争啊?就只怕‘树欲静而风不止’。试想,若是皇上得知你私入皇室祖陵,还在里边闹腾得天翻地覆,绝音琴就是证物!到时他会怎样处置你?皇室之威,帝王之尊,怎能容人轻犯?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如遭五雷轰顶,震得头昏脑胀,道:“娘娘,您怎么能……当年进入古墓,可全非卑职本意啊!分明是……”沈世韵微笑道:“分明是出于本宫指使,对不对?凭据何在?又有谁能作证?只要本宫认定确有此事,皇上是信你还是信我?呵,你瞧我这记性,差点忘了,你还看过玉璧上密录的皇家丑闻,皇上最重颜面,只怕是神不知,鬼不觉,就让你消失了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惨呼道:“您这样做……你是在陷害我!”沈世韵道:“这怎能说是陷害?王陵地宫,你去了没有?本宫只是让你的罪行早一点大白于天下!为的便是让你知道,许多事一步走错,就将万劫不复,再无回转之望!一条道路走到黑,是柳暗花明还是绝崖峭壁,就看你的运道如何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胡为道:“您……您指的莫非是祭影……”沈世韵冷冷一笑,道:“你不必瞎猜了,现在只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,回去好好考虑一晚,明日晨时,再给本宫答复。你不是没头脑的人,相信你最终的决定不会令本宫失望!出去吧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手心里全是冷汗,忽听得房中脚步声渐近,正没着落,玄霜当机立断,猛地将她一扯,拖入邻室自己房间,刚将门关好,就听到走廊里胡为推门而出。程嘉璇抒了一口长气,背靠门板,悄悄看玄霜一眼,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低声道:“贝勒爷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玄霜走到方桌边,手掌一撑,翻身坐上桌面,双腿翘起。托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嘉璇,道:“这句话合该我问你才对吧?小璇,你不错呀,跟了爷这么久,果然有长进!怎么想出了偷听别人说话?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脖子一梗,道:“你再说?我……还不都是跟你学的?上次韵贵妃与太后娘娘闭门议事,是谁主张在外偷窥?”玄霜笑了笑,道:“笨蛋小璇,你可真够笨的!有价值的情报才值得听,上次一看额娘跟皇祖母的架势,我就猜出一定有事发生。这一回你隔着门板,还不知里边是什么状况,竟然就傻乎乎的凑上去?真是半点也没得着爷的真传!”说着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,叹了几口长气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气结道:“先前一概不知,仅凭推论就能判断出情势紧要与否,这才叫真正的本事呢!你敢说刚才他们所谈的不重要?”玄霜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,抱着双肩,略微后仰,后背靠在墙上,道:“对,那也说得是!‘偷听’一词说来不雅,以后就称它为‘暗访’便了。刚才额娘说他们明天会去古墓中寻宝,咱们也一起去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为探明七煞至宝真相,早已打定主意暗中跟随,正犯愁怎生骗过玄霜这鬼灵精,却听他主动提出,惊呼道:“别胡说!你怎么能去?”玄霜跳下桌子,伸指点了点她的额头,笑道:“我若是不去,谁来保护你啊?你这么笨,我还真不大放心。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程嘉璇道:“哼,我还用你这小鬼来保护?”但想着玄霜从小性子就倔,他认准的事难以轻易扭转,不便强行劝服,也只好先假意答应,等到第二天再趁机甩脱他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虽说拉上玄霜,要骗过皇上便会容易许多,但她又想:“义父一心追求独掌大权,对皇位也是虎视眈眈,看到玄霜这个未来储君更不会怀了好意,他死在古墓里,义父或许反而高兴。不过玄霜待我很够意思,我也不能对他不起。唉,小鬼头,我是在救你性命,你却一点也不明白我的苦心!”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出行以来,连日里风和日丽,艳阳高照。偏在祭祖当日,阴雨绵绵,乌云在上空层层叠叠,压得各人心头也是沉甸甸的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顺治叹道:“以此观来,朕择今日祭祖,却是顺应天意!”旁边立刻有将领笑道:“皇上金口一开,他老天爷为了配合咱们祭祖,将晴朗天气也转为阴天,同时缅怀。不是皇上顺应天意,而是天意顺应皇上!皇上才是天地共主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顺治没响应,帽子一旦扣得太高,总不免过显虚假,听了也没什么乐意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那启运山宛若一条探头藏尾的巨龙,横陈于陵寝身后;波光潋滟的苏子河、草他河如同两条银色飘带,镶嵌于陵区。临河而驻,独有万水朝宗之感,在群山众水映衬下,别有一番庄严。陵宫正前一公里处,左右各有一个下马碑,碑上以满、蒙、汉、藏、维五种文字,刻有“诸王以下官员人等至此下马”的字样。顺治勒令随从依嘱而行,众人都下了马,步行前进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由此往北,是一条宽四丈的黄沙大道,笔直伸向陵园“前宫门”。建筑时暗三间硬山工琉璃瓦顶,装有六扇朱漆木栅栏门。陵区由前院、方城、宝城三部分组成,首先是四座神功圣德碑亭映入眼帘,按中长次幼、左长右少次序,分别立有“肇祖原皇帝”、“兴祖直皇帝”、“景祖翼皇帝”、“显祖德皇帝”神功圣德碑亭四座,此时还仅微具雏形。自顺治十二年起大力兴建,可称得是当代的一桩浩大工程,历时七年才终告落成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亭前东、西两侧为大班房与茶厨房,亭后东侧为果房,西侧为膳房。碑亭之北的方城南门即“启运门”,东西有照壁相对,入门正中是兴京陵正殿启运殿,是祭祀拜谒之所,建于长方形月台之上,殿单檐歇山式,黄琉璃瓦顶,四壁嵌饰五彩琉璃蟠龙,四门八窗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顺治率众入殿,殿内有四座大暖阁,阁内设有宝床;又四座小暖阁,每阁之内供奉有两块神牌,阁前置八个龙凤宝座,四张五供案桌。东、西两侧各有配殿三楹,西配殿前有焚帛炉一座。顺治等人上香礼拜。胡为一直跟在沈世韵身边,盼着她能转变言词,但这一早上还没听她开过口,心里实是忐忑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俗话说:是祸躲不过。没等多久,一阵山风吹来,沈世韵借势发挥,按住太阳穴,假装身子摇晃几下,果然立时引起顺治注意,关切道:“韵儿,你怎么了?”沈世韵假作柔弱,娇滴滴的道:“大概是前些时吹了点风,就已受凉,今日又淋了雨,伤寒转重之故。臣妾稍微休息一下就好,不碍事的。”一面说着,又装出痛苦之色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顺治道:“哎,也怪朕粗心,明知你身子不适,还是一时大意疏忽了。我们还得待几个时辰,你先回客栈吧。”沈世韵道:“那……那怎么行?祭祖是大事,中途离开不合规矩,而且臣妾既做了皇家的媳妇,自然希望在祖辈面前好好表现,咳咳……”一面说着,仍不时掺杂几声咳嗽。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
文学 玄幻 网游 玄幻 武侠
    顺治急道:“你看,咳嗽得这么厉害,还说没事?这也不过走个形式,待朕在祖辈面前替你多美言几句,也就是了。如果因此害上重病,才真叫得不偿失。”沈世韵装着病痛难抑,道: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皇上可千万记得替臣妾转达歉意,以及,对先祖……”顺治道:“好了,好了,朕都知道。”
全文阅读加入书架推荐投票返回书页